疫情期间,不少公司安排部分员工在家待岗,根据规范性文件的规定,待岗是否合法主要取决于公司受疫情的影响以及是否与员工协商一致等因素。我们最近承办了一件因为员工不愿意做业绩而被公司安排待岗的案例,那么这样的待岗是否合法呢?

一、案情介绍

        张某2008年入职某奢侈品销售公司P公司,初始的职位是店铺销售。2016年后,张某升职为P公司尚嘉中心店的男装部经理。

        2018年11月,尚嘉中心店撤销男装部,但P公司并未对张某的职务进行调整。2019年底开始,P公司与张某谈话,要求张某承担个人销售指标,张某认为自己属于部门经理的管理岗位,并非销售人员,因而拒绝承担个人销售指标,P公司认为张某不服从公司管理,给予张某第一次书面警告。

        2020年4月,P公司以疫情影响为由,征询张某等员工意见,欲安排部分员工在家待岗,张某明确表示不同意待岗。后公司单方通知张某,自2020年4月1日起在家待岗,按照上海市最低工资标准发放工资。张某收到通知后仍正常前往店铺工作,公司因此给予张某第二次书面警告。

        在张某一再催告下,公司于2020年5月底通知张某,同意张某复工,但前提是张某必须承担个人销售任务,张某表示不同意公司的安排,并于2020年6月起正常前往店铺出勤。公司因此给予张某第三次书面警告,并以一年内收到三次书面警告为由解除劳动合同。

二、争议焦点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公司安排张某承担销售指标及在家待岗是否合理?张某拒绝公司的安排是否属于违纪?

        对此,公司认为,尚嘉中心店铺在2018年11月撤销男装部门,之后张某实际不再是男装部门经理,应当承担普通销售的业绩任务,张某不愿意做业绩即属违纪。公司受疫情防控要求必须减少店铺员工数量,因张某不愿意做业绩,安排张某在家待岗是最合常理的做法,张某不予配合,亦属于违纪。

        张某认为,自己实际已长期担任部门经理的管理职务,在男装部门撤销后公司并未调整自己的岗位,自己不愿意做普通销售的工作属于合理。公司在2020年4月1日之后是正常经营状态,在自己明确表达不同意待岗的情况下安排自己一人待岗不符合法律规定。公司安排待岗的真实目的就是逼迫自己同意承担业绩任务,实际上是想要调岗,自己拒绝公司安排是正当要求,不属于违纪。

 

三、仲裁裁决:公司安排没有合理性,解除劳动合同违法

        劳动仲裁委经审理认为,张某所在店铺2020年4月至6月间正常经营,P公司安排张某一人待岗缺乏合理性,即使单方安排待岗,也应当按照员工原工资标准发放工资,P公司以张某拒绝待岗而给予其书面警告处分缺乏依据。P公司应与张某通过平等协商的方法确定工作岗位及考核标准,P公司单方决定销售指标的方式欠妥,据此因张某拒绝P公司提出的销售指标而给予其书面警告处分亦缺乏依据。故P公司解除劳动合同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劳动仲裁委裁决P公司需补发2020年4月至5月间张某的工资差额,并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共计36万余元。

四、律师点评:公司不应将员工不同意协商作为违纪处理

        本案中,无论是公司对于员工工作内容及考核方式的调整,还是安排员工在家待岗,均应当通过平等协商的方式确定。即使确因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导致劳动合同无法履行,在双方无法协商一致的情况下,公司单方解除劳动合同,也需要按照员工在本单位的工作年限给予经济补偿。况且本案中不存在劳动合同无法履行的情况,公司单方面安排员工工作和待岗本身就不具备合理性,以员工不服从管理作为严重违纪,更是错上加错。

        公司固然对员工有一定程度的自主管理权,可以对员工的工作提出要求,但对员工的管理应符合合法、合理的原则,更不能单方剥夺员工的权利。无论是调整工作岗位,还是安排员工待岗,都应当通过平等协商来对劳动合同进行变更,切忌简单、粗暴地单方安排。